足球 足球 足球

肖恩·墨菲:“我认为斯诺克世锦赛在7月开办的希望很渺茫 ”

“我认为斯诺克世锦赛在7月开办的希望很渺茫,8月的话,或许吧。”肖恩·墨菲如是说。

举家迁居爱尔兰也没躲过居家隔离,因为疫情早已“全球化”,肖恩·墨菲才有空对斯诺克的各项大事置喙。作为斯诺克意义最为重大的世锦赛,本该已经在谢菲尔德的克鲁斯堡剧院如火如荼进行中,但因疫情已被延期举行。

世界斯诺克巡回赛(WST)期待将世锦赛改在7月或8月,而2005年的世界冠军得主墨菲对于延后的赛期也是心存疑虑。

开篇第一句话便是他的态度,他在爱尔兰都柏林隔空接受采访时表示:“看看公众对此事的看法想必是件趣事,显然,公众希望在今年夏天看到一些体育比赛,但也有人认为这么草率是不负责任的,警告别走错了路。你能看到各方的反应,很有意思。”

斯诺克世锦赛于1977年移至英格兰谢菲尔德克鲁斯堡剧院举办至今,每年4月下旬如期揭幕,这次改至夏季进行,意味着高温和潮湿的气候将带来不同于往年的赛场条件,此前苏格兰老将阿兰·麦克马努斯就表达了这方面的忧虑。

而“魔术师”墨菲认为,无论克鲁斯堡的气温如何,赛事只要能办起来,就会一如既往地平稳运营。

“我们在东亚高温潮湿的季节打过很多比赛,所以我觉得气候不是问题。”37岁的墨菲表示,“克鲁斯堡在这几年进行过大规模翻修,内部装有最先进的环境调节系统,空调全覆盖,所以我真不觉得季节会是什么问题。”

“不管外面什么气候,室内的世锦赛环境必然是一片大好。4月和5月的谢菲尔德本就阳光明媚,但我们在赛场里打比赛时不也穿着三件套吗?我不是代表别人,但我认为大家只要能再参赛,不管什么赛期都不会介意的。”

墨菲表示取消今年的世锦赛是“必然正确”的决定,当下他还是要为世锦赛在新赛期举办做好准备。他说:“和斯诺克、高尔夫、网球或橄榄球的职业巡回赛相比,现在有更大的事要处理,我们有协助抗疫的社会责任。”

“当时大家在直布罗陀公开赛最后两个比赛日,在无现场观众的背景下打的球,然后我在兰迪德诺等着打巡回锦标赛,得到了比赛取消的通知,就直接回都柏林了,一直到现在。”

“还有,我认为包括斯诺克在内的所有体育项目都变得微不足道了,我从没想过自己能说出这种话。”

15年前,墨菲从世锦赛资格赛一路杀进决赛,最终以18比16击败马修·史蒂文斯夺冠,夺得职业生涯唯一的世锦赛冠军。回想起那段时日,墨菲表示宛如昨天。

他说:“真的不敢相信这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了,人们会谈论这事,也确实真实发生过,但真的感觉不出是15年前,顶多是5年前的样子。这么多年发生了太多事,去了太多地方,忙得不可开交。”

“我想当下的形势能让我们有机会慢下来真正欣赏一下周围的风景,驻足闻赏一下路边玫瑰花,在记忆长河遨游,想想过去的日子。确实有15年了,但这15年过得很棒。”

作为两届世锦赛亚军得主,墨菲期待重回克鲁斯堡的灯光下,因为在一切因疫情戛然而止之前,他的竞技状态相当不错。“我们被迫停赛之前,我可以说是经历了职业生涯最好的一个赛季,状态非常棒。在球员锦标赛上我还和尼尔·福尔兹(解说评论员)开玩笑说,我非常享受世锦赛前在各项大赛中练手,当然我不是真的以赛代练。”

“我想大家全都在努力做好分内之事,保持积极的心态,对世锦赛的期待也是推动我前进的动力。”

目前,墨菲正在家里通过Youtube观看往年的经典比赛,比如1989年世锦赛决赛——史蒂夫·戴维斯18比3击败约翰·帕洛特的碾压级表现。“我看过太多上个时代的斯诺克比赛了,应该没有哪场比赛是我没看过的。”墨菲很是自信。

“最近我还看了克利夫·桑本对阵埃迪·查尔顿的那场世锦赛首轮战,感觉这场球打到了凌晨四点或者差不多那时候吧。”墨菲偷笑着说。

返回首页 >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