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 足球 足球

职业球员韦克林,居家隔离期间找到斯诺克与国际象棋的相通之处

居家隔离又没球可练,这是大部分斯诺克球员面临的难题,而世界排名第49的克里斯·韦克林大块的闲暇时间有了新去处——棋盘,已然能和国际象棋特级大师阿曼·汉布尔顿同场竞技。

因无练球对手,韦克林不得不找些其他事来消磨时间,国际象棋便是他的选择。来自纳尼顿的他多年来一直喜好国际象棋,常年混迹于在线论坛和线上比赛的他如今已然能和世界上最优秀的棋手们对抗。

日前世界斯诺克巡回赛(WST)找到韦克林,聊了聊他在疫情期间的生活,以及和大师的交手战况如何……

WST(世界斯诺克巡回赛):克里斯,首先聊聊是怎么玩上国际象棋的?

CW(克里斯·韦克林):起初我发觉在斯诺克球台之外,要想一下子消磨掉好几个小时,这就是个好去处。平日里某个晚上闲着或是午休,我都会来上几盘棋,休闲为主不会过度认真。然后我开始去线下,找当地的俱乐部,发现跟想象中的完全一样,大家也都是我这种玩家,大家就是纯粹地喜欢下棋、聊棋。

我是真的非常感兴趣,在斯诺克之余,这是我能倾注心思的地方。不管从事什么职业,作为运动员都需要一些其他爱好。我曾和另外一位特级大师埃里克·汉森聊过,问他是否热爱象棋如初。

他跟我打斯诺克一样,也是从5、6岁开始下棋,他的回答也和其他很多斯诺克球员一样:热爱这项运动的每一个地方,但难免会有需要换口味的时候。各行各业都是这样,不找点其他爱好,就很难对同一个事物一直保持强烈的兴趣,国际象棋就是调和我和斯诺克的一个角色。

WST:那你和阿曼·汉布尔顿交手感觉如何?

CW:非常棒的一次经历,但我下得很紧张。和斯诺克相比,我在下棋时会更紧张,在巡回赛这么多年都习惯了经受压力,可换个场景就完全离开自己的舒适区了。在巡回赛我总是做好心理准备,但和特级大师在棋盘上较量,我感觉自己如鱼离水。

我要做个比较:在斯诺克中,一家俱乐部里的优秀选手和最佳选手对抗,优秀选手是有相当可能性击败最佳选手的,但在国际象棋赛场上,你不太可能战胜段位比你高的人。我稳下来了,不丢人,相比之下我懂的只是皮毛,而他(汉布尔顿)脑子里有无数个战术策略。我一直想和特级大师交手,所以这是一次很了不起的经历,相信未来还有再碰面的机会。

WST:在战略思路上,斯诺克和国际象棋有很多相似之处吗?

CW:是的,二者都要求你思路清晰不被情绪所左右,容错率都很低,不由得你草率。心理战的层面更是相似,我发现虽然大家都在说这方面并非必不可少,但事实上就是要身体和心理都要做好。身体素质意味着更好的心理状态,因为你能扛得住预计三、四个小时的比赛。

我知道自己如何在提高国际象棋水平,不单单是要多下棋,而是要精通开局和残局的基础战术策略。要想下好棋就要学好习,跟斯诺克的方法论一样,光和训练搭档交手可不会让你成为世界冠军,而是要下功夫把身心都奉献进去。

WST:从居家隔离到现在,你适应得如何?

CW:我觉得每个人都过得很难受,大家都担心感染病毒或是担心家人受影响,对那些无人照拂或是独居的人来说,这段时期更是无比艰难。他们可能找不到人说说话,也无法社交。现在人们更多地用视频的方式交流,这是少有的社交方式。

我觉得找事情做不仅是为了消磨时间,还要做些有意义的事来稳住心智,并做好居家抗疫几个月的心理准备。大家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和疫情肆虐影响整个社会的发展相比,居家隔离、百无聊赖这点事都不算什么的。

我觉得自己这几年把太多事当作理所当然了,哪怕是一些小事和微不足道的平凡事,比如去商店买面包牛奶不用排队,和家人亲友见面聚会,放个假轻松自如。现在这些权利被剥夺,会让你不管和谁社交都心存感激。

现在外面充满了机遇和挑战,但就是谁都出不去,毫无疑问,这段时期将被写入下一代的历史课本。

返回首页 >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