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 足球 足球

曼联老板格雷泽家族(下)——八年辉煌红魔与七年笑料之痒

两位联合主席在格雷泽家族收购曼联的过程中表现出了极大的热忱,其中乔尔-格雷泽还因过度劳累而抱病。另外,据说两位联合主席都是狂热的足球迷,这一点也在后来的岁月里得到了证实,老特拉福德经常可以看到两位联合主席督战的身影。

基本资料

姓名:阿夫拉姆-格雷泽(Avram Glazer)(长子)

生日:1960年11月2日

国籍:美国

职位:现任曼联俱乐部联合主席之一

姓名:乔尔-格雷泽(Joel Glazer)(四子)

生日:1970年10月20日

国籍:美国

职位:现任曼联俱乐部联合主席之一

综合评分:

目光如炬(4分)★★★★

资金投入(4分)★★★★

关心球队(3分)★★★

球队战绩(3分)★★★

私人感情(3分)★★★

“格”式化后的不安

收购完成两个月后,一辆载有曼联新任联合主席阿夫拉姆-格雷泽和乔尔-格雷泽的车在老特拉福德球场外遭袭。这起袭击事件促使乔尔-格雷泽登上了曼联电视台,他表示,能消除曼联拥趸恐惧和不安的,只有时间:“日久见人心。我在此提醒大家,这是一场马拉松,而不是一场短跑。要对我们作出评价,请在足够长的时间之后。这个时间不是指一天两天,也不是三五个月。如果我的家族对曼联无爱,我们也不会来到这里。曼联已经是一家伟大的俱乐部,在我们完成收购后,她将继续伟大下去。”

乔尔-格雷泽继续承诺道:“债务很多是一个事实,但对不同的人来说意义也不同。我可以向大家保证,正确搭建的财务结构,可以让我们的俱乐部经营得更好。负债并非无底洞,曼联俱乐部以前怎么运转,以后一切照旧。这不该让你们感到恐惧。现在是放下分歧、关注比赛、赢下我们每个人都梦寐以求的奖杯的时刻了!”

在跟格雷泽家族深入交谈过后,曼联名宿博比-查尔顿爵士也加入到了呼吁球迷们冷静下来的行列中。他说:“跟球迷们一样,我也时常在梦中惊醒,不知道俱乐部的未来将会走向何方。但是,格雷泽家族让我的恐慌缓解,我问了他们很多问题,包括曼联的未来、大家的未来等等。他们表示一切照旧,也承诺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好最好,让曼联继续成为一家成功的俱乐部。”

面对新老板,时任曼联主帅弗格森选择了合作。要知道,以弗格森爵士在英国足坛和曼联俱乐部的地位和影响力,几乎可以随时给予格雷泽家族致命一击,但弗格森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消极的情绪,从2005年起直至2013年退休,他从未在公开场合说过格雷泽家族的坏话。

但曼联死忠们对格雷泽家族的恨意依旧在蔓延,甚至延续至今。2010年,格雷泽家族决定增发5亿英镑的债券集资,结果引发了曼联球迷声势浩大的“绿金运动”(曼联俱乐部的前身名为纽顿希斯LYR,绿色和金色是当时的球衣颜色,曼联球迷此举是为了提醒所有人不要忘却传统),老特拉福德的拥趸用漫天的绿金来抗议格雷泽家族“一切向钱看”的丑恶嘴脸。2010年3月,贝克汉姆在欧冠联赛中代表AC米兰重返老特拉福德球场,比赛结束后,他捡起了一条绿金围巾戴在了脖子上,“绿金运动”达到了顶峰。

曼联球迷发起的绿金运动

声势浩大的反对游行

2011年10月24日,曼联主场迎战同城死敌曼城,结果耻辱性的以1:6惨败,意大利天才前锋巴洛特利进球后掀起球衣露出的“why always me”还成为了当时红极一时的网络流行语,赛后,大批曼联球迷聚集在球场外久久不愿散去,大家把惨败后的怒火全部发泄到了现场督战的格雷泽家族成员身上。

惨败后球迷们的抗议

但曼联队的铁杆球迷们和格雷泽家族的抗议者们并没有办法将格雷泽家族真正赶出曼联。同样的,格雷泽家族也必须承受曼联的每次失利引发的球迷们难以名状的迁怒。也许俱乐部管理层和俱乐部球迷天生就是“互相伤害”的一对儿吧。

商业开发

生意就是生意,入主曼联后,联合主席阿夫拉姆和乔尔代表格雷泽家族开始了他们一系列的增收改革:他们意图拆分英超原有的捆绑式电视转播分成,但没有成功;他们决定在2005-2011年的6年间将票价在原有基础上提高54%;他们决定每个赛季为曼联提供2500万英镑的转会资金;他们要求曼联俱乐部每个赛季务必要找到4个及以上能够每年支付400万英镑赞助费的企业;他们推行自动杯赛捆绑机制(Automatic Cup Scheme,ACS),要求老特拉福德的季票持有者还得另购欧冠、足总杯和联赛杯的门票,最终因球迷们的强烈反对而被迫取消;他们寻找出价最高的冠名商意图冠名老特拉福德;他们甚至动过卖掉老特拉福德的念头……

格雷泽家族的增收改革中有很多的具体措施都颇具争议,但也有很多成功的范例:2006年,格雷泽家族不顾俱乐部董事会的反对,一意孤行的提前中止了还剩两年的沃达丰球衣赞助合同,转而把胸前广告以4年5650万英镑的价格卖给了AIG保险;2010年合同到期后,又以4年8000万英镑的价格卖给了AON保险;2012年,格雷泽家族又联系到了美国通用汽车公司旗下的雪佛兰品牌,以7年4.1亿英镑(以当时的汇率约合5.5亿美元)的天价签下了球衣胸前广告的赞助,自2014年起开始执行。微妙的是,负责这次谈判的雪佛兰高层伊万尼克在这份合同公开后的48小时就被雪佛兰解雇。

格雷泽家族为曼联带来的这三笔胸前广告的赞助费用,均打破了当时球衣胸前广告的赞助费纪录。可见格雷泽家族在推动曼联商业价值的提升方面,还是很有些手段和办法的。

2012年,曼联俱乐部的股票在纽约证券交易所重新挂牌上市,融资所得的资金全部用于偿还债务。为了防止“格雷泽家族收购股份制曼联”一幕的重演,上市时格雷泽家族采用双侧股权架构的模式,将曼联的股票分为AB股发行,格雷泽家族持有的全部为B股。通过这种方式,格雷泽家族既在股票市场上实现了融资,又牢牢的把控制权掌握在了自己手中。

曼联在纽交所上市

2014年,格雷泽家族又与球衣赞助商耐克公司展开了续约谈判,但最终未能达成一致,随即转头与另一家体育运动领域巨头阿迪达斯公司达成了体育史上最昂贵的一笔球衣赞助合同——10年13亿美元,从2015年开始执行。这笔签约大幅刷新了球衣赞助领域的赞助费纪录,让曼联再次成为了全世界体育俱乐部瞩目的焦点。

2018年,曼联俱乐部市值曾高达41.2亿美元,位列全球所有足球俱乐部的榜首;2019年,在福布斯全球体育俱乐部市值排名中,曼联以38.1亿美元高居全球第六。

八年辉煌

回到俱乐部竞技层面,2005-2013年,曼联在格雷泽家族私有化后、在弗爵爷深不可测执教功力的强势托底下,仍然保持住了强大的竞争力,八个赛季里,曼联共斩获五个联赛冠军、三个联赛亚军、一次欧冠冠军、一次世俱杯冠军、三次联赛杯冠军、四次社区盾冠军。

在英超联赛的三个亚军中,除去0506赛季落后冠军切尔西8分外,其余两个赛季均与冠军球队争夺到了最后一轮,尤其是1112赛季最后一轮,若不是曼城主将阿圭罗在主场对阵QPR的生死战最后时刻的补时绝杀,曼联还将再收获一座英超冠军奖杯。

阿圭罗的读秒绝杀让曼联失去了到手的联赛冠军

看看这八年里曼联的引援——0506赛季的维迪奇、埃弗拉、朴智星、范德萨,0607赛季的卡里克,0708赛季的纳尼、哈格里夫斯、特维斯,0809赛季的贝尔巴托夫,0910赛季的瓦伦西亚,1011赛季的斯莫林,1112赛季的德赫亚、阿什利-杨,1213赛季的范佩西……无不是能征善战的实力派球员,他们都成为了曼联队不同时期的中流砥柱。在弗爵爷的捏合下,曼联仍然可以迸发出强大且持久的战斗力,一切看上去依旧和格雷泽家族入主之前并无二致,这八年时间里,曼联球迷的幸福感依旧很强烈。

但也有很多球迷对于曼联在2009年夏天卖掉C罗耿耿于怀,虽然C罗转会皇家马德里为曼联带来了8000万英镑的巨额收入,但是,一来这笔钱因为格雷泽家族当时的财务状况吃紧,最终全部用于偿还债务,并没有一分钱投入到转会市场用于补强球队;二来曼联队一直以来都属于站在金字塔顶尖的豪门,在格雷泽家族入主之前,无论是2006年出走的荷兰小禁区之王范尼斯特鲁伊、还是2003年夏天出走的92班代表人物贝克汉姆和阿根廷巫师胡安-贝隆,亦或是更早在2001年夏天离队的荷兰铁卫斯塔姆,无一不是因为各种场外因素(例如飞鞋事件)或年龄增大而最终离队。当打之年处于上升期就离队的球员,C罗真正意义上算是曼联近年来的第一人。

C罗加盟皇马对曼联而言是巨大的损失

七年之痒

2013年5月,曼联俱乐部官方宣布:为球队服务26年的传奇主帅弗格森爵士将在1213赛季结束后正式退休。这一消息不仅引发了足球世界的地震,甚至引起了资本市场的剧烈震荡,曼联俱乐部在纽约证券交易所的股票市值在这一消息宣布后不到十分钟的时间里蒸发了1.2亿英镑。

在曼联俱乐部执教26年的弗格森,是整个俱乐部生产体系的主导者,他的离去必然会影响到曼联俱乐部的整体运作。

在弗格森执教球队的初期,曼联曾一度以自主培养球员的模式为主,曼联92班成员的名满天下就离不开弗格森的点石成金。但随着1991年在伦敦证券交易所上市,曼联俱乐部在培养球员方面逐渐开始变得急功近利,俱乐部动用股票市场的融资从其他球队买进有一定名气和实力的潜力球员,然后放入一线队进行重点培养,从而形成了“不必付出冗长的时间和持续的金钱来培养球员又能获得短期内成功”的高效方式。

但格雷泽家族的入主带来的巨额债务让曼联开始在转会市场上“囊中羞涩”,尽管弗格森拥有将璞玉点石成金的魔法,但俱乐部的高额债务也让弗格森变成了一位名副其实的“还债达人”:2007-2011年,曼联俱乐部的负债一直居高不下,在2012年曼联成功登陆纽约证券交易所前夕,其债务更是高达4.23亿英镑,是当时全世界负债第一的体育俱乐部。

曼联俱乐部的收入来源可以大致归为三类——门票收入、转播收入和商业收入。其中门票和转播收入可以类比为传统媒体的发行收入,转播收入可以类比为其他媒体转载的版权收入,商业收入则可以类比为广告投放收入。这种商业模型的核心就在于要充分保证原始内容的质量——即通过高水平的教练和运动员来制作比赛内容并取得令人满意的比赛成绩。而弗格森正是这个领域的翘楚,在曼联执教的26年间,弗格森带队打了1259场比赛,执教胜率高达62.1%。了解曼联的球迷都会承认这样一个事实:往好了说,弗格森是曼联队能够长时间保持持续竞争力的核心,说难听点,弗格森是曼联“勉强”维持在顶级行列里的最后一块遮羞布。

果然,自弗格森退休后,曼联开始陷入了无法继续“通过高水平的教练和运动员来制作比赛内容并拿出令人满意的比赛结果”的尴尬境地,无论是带领埃弗顿缔造神奇的莫耶斯,还是荷兰传奇主帅范加尔,甚至是狂人穆里尼奥都无法带领曼联回到曾经的高度,不是这三位主帅的名气不够、能力不足,而是弗格森带来的光芒太过耀眼,这耀眼的光芒几乎已经“惯坏了”曼联的球迷们。

这样就不难理解累计拿过33个冠军的的穆里尼奥,当被问到教练生涯最大的成就时,一向自信的狂人竟出人意料的选择了将“1718赛季带领曼联拿到的联赛亚军”作为教练生涯最大的成就。

几乎在弗格森退休的同时,曼联俱乐部的联合主席阿夫拉姆-格雷泽和乔尔-格雷泽解雇了时任曼联CEO大卫-吉尔,转而聘任了曾在普华永道和摩根大通工作过、曾协助格雷泽家族收购曼联的财务顾问,被球迷们戏称为“三德子”的艾德-伍德沃德。

之后的故事球迷们就都清楚了,从1314赛季至1819赛季的七年间,曼联再也没有染指过英超冠军,只拿到过一次足总杯(1516赛季),一次联赛杯(1617赛季),一次欧联杯(1617赛季)和一次社区盾(1617赛季)的冠军,而这四座奖杯,有三座是狂人穆里尼奥带领球队夺得的。

看看弗格森退休后的曼联引援:1314赛季的马塔和费莱尼,1415赛季的迪玛利亚、卢克-肖、安德尔-赫雷拉,1516赛季的马夏尔、施奈德林、德佩,1617赛季的博格巴、姆希塔良,1718赛季的卢卡库、桑切斯、马蒂奇、林德洛夫,1819赛季的弗雷德,1920赛季的马奎尔、万-比萨卡、布鲁诺-费尔南德斯……无一不是斥巨资引进的大牌球星,但其中的很多人不是因为俱乐部缺乏一定的培养耐心而尴尬离队,就是场外因素的流量远大于场上有说服力的表现。

残酷的事实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人走人留固然艰难,但一支成功的俱乐部,只有不同时期都拥有相同的辉煌,才会被千古传诵。

不过从积极的方面看,似乎格雷泽家族在弗格森离开的七年间对曼联的投入也算得上合格,虽然自2012年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以来,曼联俱乐部已经累计融资达4.52亿英镑,虽然有资料显示,自2005年格雷泽家族入主以来,曼联累计已经被抽走了10亿英镑,而这其中的7.5亿英镑用于偿还债务以及产生的利息。

尾声

2018年10月,英国媒体爆料称身价约8500亿英镑的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家族有意收购曼联,这个消息时断时续的在坊间流传至今,甚至连收购价格都被描绘得很具体——38亿英镑,如果格雷泽家族以这个价格出售曼联,除去2005年收购的本金和15年来偿还的债务,格雷泽家族依然可以净赚20亿英镑以上。

但曼联CEO伍德沃德明确表示:“格雷泽家族想要长期持有曼联,目前并无出售球队的意愿”。从商人利益最大化的角度分析,不知道这次的拒绝是格雷泽家族真正将曼联当做了适合长期持有的绩优股来看待,还是一次单纯的寻求进一步抬价的商业手段。

不管球队的办公室里坐着谁,喜爱曼联的球迷们只希望看到俱乐部被热爱,被维护,被尊重,而不希望一支百年俱乐部最终沦为一部只会赚钱和盈利的机器。

返回首页 >

相关资讯